此时此刻公民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806|回复: 0

在大英博物馆的一天 [复制链接]

Rank: 1

发表于 2011-9-28 22:28:54 |显示全部楼层
在大英博物馆的一天
文/mizi
虽然我很喜欢逛博物馆,但很少有在一个博物馆呆上一天的。而且我每次去都只会选一个小小的区域逛。对一些自己认为没有兴趣的区域,我连走马观花的走一圈都不会。平时去得最多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, 10 几年了,还是有几个展馆我从来就没进去过。

说起这些爱好,不得不“归功”于父亲。我从小不擅长画画,也不喜欢,唯一拿不到“优”的课就是美术课。老师没给我个“不及格”大概是看在我多少也算是个“好学生”的面子上。那时上海也没有博物馆,黄铍南路上的上海美术馆不定时的会有美展。父亲每次都会想尽办法去搞来票子,带我去看。他的理由是,“你也许成不了画家,但可以成个鉴赏家”。久而久之,虽然我并没有成什么鉴赏家,但是对这些个不能吃、不能用的东东却是从心里喜欢上了。有了孩子,这么多年下来,阿宝似乎也喜欢上了博物馆,只是相比绘画、雕塑之类的艺术,他更喜欢“古”的东西,也许是他酷爱历史的缘故;而猫咪除了科学博物馆外,凡是不能让他“亲手”动一下的,都没什么兴趣。我和阿宝意犹未尽的在伦敦国家艺术美术馆“泡”的那个晚上,用猫咪的话来说,对他就是“折磨”。所以去大英博物馆前,我答应他最多不超过 3 个小时。知道这大英博物馆大概就是伦敦博物馆中参观人数最多的一个,所以特地起了个早, 10 点还差几分就到了那条 Museum Street 。 不想,已经看到成群的大队人马,以旅游团的居多。有老有少,仔细看看,还是青少年的团最多。有穿着整齐校服的日本小学生,有背着同一色橙色包的西班牙中学生,有意大利的,有荷兰的,还有说着熟悉的华语的中国孩子,看年龄像似初中生。仔细看看了看他们脖子里挂的卡片,是“中国广东省某市”的,估计也是夏令营吧。
虽然我很喜欢逛博物馆,但很少有在一个博物馆呆上一天的。而且我每次去都只会选一个小小的区域逛。对一些自己认为没有兴趣的区域,我连走马观花的走一圈都不会。平时去得最多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, 10 几年了,还是有几个展馆我从来就没进去过。

说起这些爱好,不得不“归功”于父亲。我从小不擅长画画,也不喜欢,唯一拿不到“优”的课就是美术课。老师没给我个“不及格”大概是看在我多少也算是个“好学生”的面子上。那时上海也没有博物馆,黄铍南路上的上海美术馆不定时的会有美展。父亲每次都会想尽办法去搞来票子,带我去看。他的理由是,“你也许成不了画家,但可以成个鉴赏家”。久而久之,虽然我并没有成什么鉴赏家,但是对这些个不能吃、不能用的东东却是从心里喜欢上了。有了孩子,这么多年下来,阿宝似乎也喜欢上了博物馆,只是相比绘画、雕塑之类的艺术,他更喜欢“古”的东西,也许是他酷爱历史的缘故;而猫咪除了科学博物馆外,凡是不能让他“亲手”动一下的,都没什么兴趣。我和阿宝意犹未尽的在伦敦国家艺术美术馆“泡”的那个晚上,用猫咪的话来说,对他就是“折磨”。所以去大英博物馆前,我答应他最多不超过 3 个小时。


知道这大英博物馆大概就是伦敦博物馆中参观人数最多的一个,所以特地起了个早, 10 点还差几分就到了那条 Museum Street 。 不想,已经看到成群的大队人马,以旅游团的居多。有老有少,仔细看看,还是青少年的团最多。有穿着整齐校服的日本小学生,有背着同一色橙色包的西班牙中学生,有意大利的,有荷兰的,还有说着熟悉的华语的中国孩子,看年龄像似初中生。仔细看看了看他们脖子里挂的卡片,是“中国广东省某市”的,估计也是夏令营吧。


因为知道这个博物馆是阿宝的最爱,所以去之前就让他做了功课。果然一进馆,他就“熟门熟路”地领着我和猫咪直冲那块著名的石头, Rosetta Stone 。 说来也惭愧,这之前我都去过大英博物馆 3 次了,可就压根儿没见过那块石头。要不是儿子,我对这些个石头、碑文的可真没什么兴趣


这些个“文字”阿宝可是看得津津有味,还时不时地给我来个解释。我和儿子曾一起看过一部“古埃及史”(在“让儿子当老师”的博文中写过),可我还真有些前看后忘的。不得不佩服这青春正当年的儿子的好记忆力。猫咪虽说没有阿宝那么强烈的兴趣,倒也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不少


就冲这阿宝看的这认真劲,一转眼就两个小时了。猫咪倒没说无聊,却是嚷着饿了。正好这埃及馆长廊尽头就是用餐的地方,一进去就闻到那刚出炉的皮萨饼。这方形的皮萨看着是真诱人,连我这不爱吃皮萨的都看着馋了。一块皮萨、一块蛋糕再加上饮料,正好 10 镑。告诉猫咪在这儿慢慢吃,我一个小时后来领他。不想那小子说,你放心好了,慢慢看,一个半小时后再回来也没关系


“扔”了猫咪,和阿宝一起去了那些出土文物的地方。这人潮一下子好像就退了,估计那些大部队都是冲着那块大石头和那些狮身人面来的,这展区可“冷清”得多了。这几千年前的作品,细细看来,构思、色彩、工艺,真的就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

领回猫咪时,他说他已经把博物馆的分布图好好地研究过了,接着该由他领路去看他想看的东东。想想也公平,好说话的阿宝自然没意见。没想到,这小子领着我们七拐八弯的,把我们直接带到了从雅典搬来的卫城里的雕塑那儿。 3 年前的夏天,曾带着儿子去过希腊,不爱沙滩阳光的我,却是让爱琴海上的那些珍珠迷得一塌糊涂。可是从小让我向往的雅典,却是让我大失所望。尤其在参观神庙时,神庙台阶上好些在大太阳底下伸着舌头的野狗,巨大的参观人潮中不时有人滑到,而神庙更是三面都有脚手架搭着,但没见任何工人在工作


这些年来,希腊和英国为了这些文物归属的争执已经成了一个国际问题了。自认对这些“历史遗留”问题没什么发言权,但单从文物保护的角度,不得不说一句大英博物馆的确是做了很好的工作。能理解希腊强烈的想要要回这些属于自家的宝贝,对游客来讲,也更希望能在“原产国”看到这些珍贵的文物。想起在阿波罗诞生地 Delos 岛参观时,听导游说,这岛上开发出来的文物,三分之一都不到。原因是开发容易,但开发后的维护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,所以就先让他们在地下呆着吧


在这些雕塑旁,除了文字的介绍,还有不断播放的录像,介绍着神庙的建筑上的意义和特点。据大英博物馆的介绍,馆里神庙收藏中的一半已经运回了在雅典新建的卫城博物馆。真的希望下次去希腊时,不会再失望


看完雕塑,让猫咪领着去了楼上的木乃伊区。这个展区上次来时也看过,他说他还记得,但还是想再看一次。难得看到他这么有兴致,就跟着他再看一遍这些个东东。古希腊、古罗马的其他东西只能是匆匆而过


到中国文物区时,已经快下午 3 点了。馆里以亚裔游客居多,连着看到两个国内夏令营的孩子的团。看看时间,我问儿子能不能让我也领一回路。去了展出玉器的那个长廊,各类的玉制品,工艺精美自不待言。一直喜欢玉的那种温润的感觉。看到这个玉雕,想起了一件多年前的旧事。当年出国时,曾无意中和一位好友说起我有些“怕怕”。人问我怕什么,不好意思说出心里的那种离乡前的空落感,于是就说是“怕坐长途飞机”。没想到去机场的路上,好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玉坠子,挂到了我的脖子上说,“玉避邪的,戴上这个就不怕了”


大英博物馆中那个让马克思一报到就 30 年的阅览室正好在整修,要到 2014 年再开放。多少有些遗憾这“过门而不入”,好在儿子倒不太在乎。



最后照例要去Museum Shop逛上一圈。看到这套Lewis Chessmen时,才想起儿子本来提起过要去看这套中世纪时国际象棋。虽然出土近两百年,具体的来源至今还没有很满意的解释,但这古老的游戏能流传至今,其中自有它的魅力。阿宝说他知道这棋在哪儿,在我们没有去的中世纪的那个展区。实在有些精疲力竭的,也不想再上上下下地跑一趟,就把这复制品搬回来了。

跨出博物馆时,已经4点半了。原答应猫咪3个小时,最后居然是一天。好在他一点没“抗议”,多少收获了一些吧。阿宝很感慨地说一句,“真的来不及看,能不能明天你把我一个人放在这儿,再看一天?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此时此刻公民村

GMT-5, 2017-12-14 08:08 , Processed in 0.029410 second(s), 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